巴渝文苑诗词百家谈:如何从诗人晋级为词人

固然不少的现代歌词作品都在不同程度上借鉴或引用唐诗宋词这些东西,但生活化的语言已不可避免地成为了现代歌词创作的主流,唐诗宋词会是流行歌词创作中一个不可舍弃的主题,一种取用不尽的源泉,一个无法回避的,从遣词造句,主题营造,以及铺陈方面,都为现代的创作者提供了很多好的思路。歌词与现代诗同出一源,所以,写好诗歌是创作歌词的基础。

小说的整体框架是很重要的,以及故事的完整度是非常重要的。只要你的框架足够吸引人,那么成为影视改编的蓝本就很有可能。另外一种就是作品有名,为了你的名气,我强行买你,至于内核,我只要你的框架。有了框架就够了。

比如说《红楼梦》因为是名著,有很大的影响力,改编后的电视剧实属一般。《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不但影响力大,而且故事非常好等等。

好的诗歌一定是打动读者心扉的,一定会引起读者共鸣的那种。好的诗歌也一定会是赏心悦目的,读者看了一定会受到感官刺激,如同自己亲身经历。好的诗歌一定是有灵魂的。有灵魂才能打动读者,才能震撼人心,才能给人以启发,给人以无穷的力量。

《玫瑰玫瑰我爱你》是知名的国语歌曲,1940年《天涯歌女》插曲。作词吴村,作曲陈歌辛。旋律轻松明快,奔放昂扬,将城市情怀和民族音调巧妙地汇成一体;歌词形象鲜明,诗意盎然,表现了“风雨摧不毁并蒂连理”的情怀。其原唱者为上世纪30—40年代上海滩著名歌星姚莉。后在、香港等地又被多名歌手翻唱。1951年4月6日,美国歌星弗兰基·莱恩将其翻唱,在美国迅速走红,一度高居排行榜第三名。另有同名电影。

《玫瑰玫瑰我爱你》旋律轻松明快,奔放昂扬,将城市情怀和民族音调巧妙地汇成一体;歌词形象鲜明,诗意盎然,表现了“风雨摧不毁并蒂连理”的情怀。它在四十年代走红上海滩,走红全国。及后又飘出国门到海外。在被FrankieLaine翻唱成Rose, Rose I Love You之后,1951年登上了全美音乐流行排行榜的榜首,在国外流行至今,是第一首在国际上广泛流行和产生重大影响的中国歌曲,极少有其他中文流行歌曲能做到这点。很多场合,这首歌曲和《夜上海》都成为了旧上海的一个标志。《玫瑰玫瑰我爱你》被称为中国流行音乐最伟大的作品之一。这首歌曲无论是作曲者陈歌辛还是原唱者姚莉,都位于中国流行歌曲史上最最闪耀的巨星之列。

我们在写歌词的时候,篇幅不要太长,每一节的句子不要过多,而一个句子的字数也不要太多。词不必写太满,多留一点余地给音乐,这是多数曲作家的共同要求。歌曲是人们内心感情的抒发,是唱出来引起大家产生共鸣的东西。所以歌词的语言不要太过于生僻、深奥,让大家都难以理解,但也不可以缺少文学品味,不能太过于空洞俗气。著名词作家乔羽曾经讲过“好的歌词是一首好诗,而一首好诗不一定是一首好歌词”。

歌词的节奏韵律对曲调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节奏是旋律的依托。一段朗朗上口、顿挫有序并富有意境的词搭配起曲来就自然生动,可以转换成多种样式的旋律。写词的时候一定要把开头写好,写得生动富有情感,让谱曲的人产生共鸣,使之有谱下去的冲动。意境特别重要,古人所写的诗歌就非常富有意境,而且诗歌还和曲一样对韵律有着很高的要求,所以二者之间存在着很多的相同之处,比如说唐诗、宋词、元曲在各个朝代的发展,其实就是在前者的借鉴上发展起来的。

听说,现在中国每天生产的诗词量,就相当于一部全唐诗。这固然是好事,其数量可以证明中国当代诗词正在蓬勃发展。但是,这每天上万首的作品,又有多少是符合诗词格律的?又有多少艺术水准是上乘的?又有几首能流传于世?那怎么样才能称得上是一首好的诗词呢?歌词是非常简单易懂的,人们只要读一遍就知道大概意思,从而产生心灵上的共鸣。诗歌相对于白话文来说富有了意境,有些虽然读不懂,但是我们可以懂它的旋律,从而产生自我想象。所以我们在作词的时候,要简要明了,但又要保留受众群体的想象空间。

这些年,民间诗歌组织、官方诗歌协会、新诗会员团体的兴盛,国际诗歌周的举办等等,最近人们对现代诗歌的关注度很高,那到底怎样的诗才是好诗?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社会文明程度的提升,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乐意用诗歌直抒胸臆,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人人都可以成为诗人。不同职业、不同年龄段的诗人群体,杂乱无章地涂抹出新时代文化小康的绚丽色彩,让文艺的天空无比灿烂。

朦胧诗是中国20世纪70年代诞生于诗坛,80年代走向鼎盛的,以北岛、舒婷、顾城等人为代表的一群青年诗人及其作品。它是不同于当时以颂歌和战歌为基本范式的流行诗歌,朦胧诗的艺术风格较为别致,诗人们采用了一些与传统新诗不同的表现手段和方法技巧,其作品以强烈的个人情感取代了社会和集体的本质。与传统颂歌对社会和集体的高度赞扬不同,朦胧诗更注重于诗人的自我表现和自我价值,其社会价值的实现离不开个人的精神满足。朦胧诗的出现是中国当代新诗在一个非常特殊的历史阶段中出现的一种特殊的形式。

对比当代诗歌,朦胧诗大胆地抛弃其那种直白、滥情的写作方式。朦胧诗之所以称之为朦胧,他们的诗歌是迷惘感伤的,但是在这种迷惘感伤中,却又构筑出他们独有的诗歌世界以及审美主体。

朦胧诗在创作时大量运用隐喻、暗示、同感等创作手段,意象的多种组合,时空的颠倒,并且将诗歌作者本身复杂多层次的情感融入其中,使得诗歌的内涵丰富,想象瑰丽。这种创作方式,直接打破了现代诗歌那种僵化的模式,不再是直白的描述,主观情感的加入,使得诗歌更加具有代表性,具有现代主义的色彩。

朦胧诗的出现,其实不仅仅是诗歌内容上的变化,也为诗歌的审美提供了全新的面貌。朦胧诗之所以为朦胧就在于其采用了一种象征的写作手法,不再是之前那种直接的现实主义写作方式,而是具有一种抽象性。

朦胧诗由写实变为写意、由具体变为抽象、由直白变为模糊。这种变化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不再过多的注重于一个场景、一个过程的描写,而且没有过分的将因素参杂其中。为阅读者塑造了一个多变、复杂、曲折、抽象的文学主观情感世界。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文化,每一个诗人、作家都生活在他们特定的时代之中。朦胧诗具有的含蓄、蕴藉之美而被后代所喜爱,它是中国新诗发展史上的一个闪光点,其艺术力量的体现是无法阻挡的。以拙作《百鸟朝凤》为例,这个作品就是用朦胧诗的写作手法创作的,我们去QQ音乐搜索欣赏一下。

作为一个诗歌流派,朦胧诗人们在艺术主张和创作成果上以各自独立的形态呈现。唯一体现出这个诗群共性的地方就是,诗人在有限的创作篇幅内,极尽全力向接受者传达无穷的暗示和体悟,这种表达方式不是简单直接、明了果断的,它往往借助于一些不合常规的意象,采取一种甚至是几种组合后的艺术创作手法,以“言之无物,读之有味”的美学原则,营造某种氛围或者构建某类情绪,使接受者分明感受到自己情感被感染。

朦胧诗人的艺术手法主要体现为象征化、意象化、立体化的特征。人们在意象的选择方面,常常把自己的生命意志融汇之中,以期达到物我同一的境界并以此寄托诗人自己漂泊不定的想象,展现无穷无尽的暗指性,表达多层主题,多层感情和多层思绪。其次,他们诗歌的结构模式打破传统创作的表现技巧,大胆借用各种各样的艺术创作形式,尤其推崇浪漫主义诗歌中激愤而又渗透理性思考的表达形式。

诗人作为人民群众的发言人,诗歌表达中的人是没有自我个性的“我”。朦胧诗人渴望在这种自卫又自娱的方式中抒写他们复杂混乱的思想感情,从而缓解沉痛和苦难的内心。无论是在语词新意义上的挖掘还是在诗歌表现视觉上,他们都更加注重人的普遍性价值和自我心灵探险的独特性,追求生活溶解在个体意识中的形态,塑造出个人的自我表达世界。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诗歌发展出现了一个低谷,所谓低谷并不是说写诗歌的人少了,而是写诗的人越来越多了,主要的是读者群体的减少,这意味着诗歌创作仅仅是诗人个体的性情抒发,读诗歌的群体也局限于诗人群体和学者们。诗歌陷入孤独,诗人陷入自我欣赏。由于网络的出现,诗的展示平台更多元化、个人化和自由化。诗坛的激烈论战以及网络诗歌的崛起,把诗坛搅得翻天覆地。然而,诗歌的面目和未来,却越来越黯然了。

中国诗歌陷入迷茫和困境,其原因是瀪而不容,昌而未盛。意象杂乱、题材雷同,主观意念排挤、语言匮乏平庸。新世纪诗歌被边缘化到了几近“死亡”的程度,其证据确凿:一九九七年五大城市里“只有百分之三点七的市民说诗歌是他们最喜欢的一种文学作品”,诗歌已“是受欢迎程度最低的一种文学作品类型”。而至市场化程度日深的新世纪,江苏一位中学教师课前提问,让喜欢诗的同学举手,结果只有两个女同学,记者在北京街头对中学生随机采访,在被调查的五人中,特别喜欢诗歌的没有,根本不感兴趣的两人。可见,诗歌在老百姓精神生活中的重要性已不复存在,它似乎成了可有可无的点缀,即便作品数量再多也只能算是无效的写作。

新世纪诗坛,有很多诗歌的发生不是因为生命的感动和颤栗以及生活的触发与召唤,而是书本和知识,是由于刺激好玩、发表方便和各种奖项与稿费的。他们的作品看上去也像模像样,也不无细节的营造、情绪的起伏,有时技巧打磨得煞是圆熟,能够唬住很多缺少经验的读者;可仔细品味就会发现它们无关生活、生命、灵魂与情绪,匠气世故,四平八稳,是地地道道的“网上建筑”、“纸上建筑”,或者说是充满“为赋新诗”色彩的伪抒情,没有走心、走脑的集体仿写,和“假大空”同样令人生厌的“假小空”,是对生活和生命本质更深层的偏离。

常常混淆生活真实和艺术真实的关系,误把真情实感的流露当做最高的境界,缺少把实情转换、上升为诗情的意识和能力,在构思、谋篇、语言上缺乏锤炼和节制,结构臃肿,叙事啰嗦,想象力弱,有时甚至把诗降格为一种无难度写作。这种技术滞后倾向在打工诗歌、底层写作、地震诗歌、介入性诗歌那里,都是一个共性的存在。它们那种真切的细节、强烈的现场感、生命的痛楚与酸涩,常常伴着不会拐弯抹角的语言和抒情方式,直接推到读者面前,让人猝不及防地被击中,生出缕缕疼痛和怜悯。可就是缺少那么一点点儿回味的余地,生活情境未经剪裁、构思直接搬入诗歌的空间,事态、词汇间过于连贯的线性思维结构,没有节制和跳跃的细碎叙述,驱走了诗歌固有的凝练、精美,韵味不足。对“物”的本质的偏离与误读,和艺术标准大幅度攀升的语境下技术水准下滑、滞后造成的形式飘移与牵拉,使新世纪的诗歌才现出了步履凌乱的窘态。

当今诗歌创作依然活跃,主要分为旧体诗词创作和新诗创作。整体而言精品难见,暴露出很多问题。一方面从西方“拿来”和“借鉴”,另一方面还注意将新诗与古典诗歌两相融合,使其呈现出一种渐进的成熟性。

诗歌自古具有音乐性,歌词借助音乐传播了诗歌。中国当代流行歌词发源于古典诗词和现代诗歌。流行歌曲已经成为现如今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论你喜欢或是不喜欢,它都在主动或被动地充斥、渗透在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也不管你接受或者不接受,来自生活的同时也充当着生活的代言,这一点上,它和文学作品相辅相成,异曲同工。诗歌的起源,其实也是与音乐脱不了干系的,可以设想,唐诗也好,宋词也罢,其实也就是那个时代的流行歌曲,确实他们中的很多也很适合而且曾被谱上曲广为传唱。

流行歌曲在写作形式上,仍不可避免地借鉴或套用或模仿了唐诗宋词的语言格式和风格。用古典诗词的形式来创作现代流行歌曲,一方面使得词作上继承了传统诗词语言上的提炼与表达方法上的含蓄内敛,另一方面,在主题表达上也无疑有一个先入为主的捷径,无论是说家国情怀,还是讲儿女情思,古典诗词往往具有将语言与情感一同浓缩,从而增添许多回味无穷的空间和意境悠长的韵味。

从语言表达上来说。固然不少的现代歌词作品都在不同程度上借鉴或引用唐诗宋词这些东西,但生活化的语言已不可避免地成为了现代歌词创作的主流,唐诗宋词会是流行歌词创作中一个不可舍弃的主题,一种取用不尽的源泉,一个无法回避的,从遣词造句,主题营造,以及铺陈方面,都为现代的创作者提供了很多好的思路。以拙作《孔雀东南飞》为例,我们去QQ音乐搜索鉴别欣赏一下。

有才华的音乐人有很多,大都会想到香港的黄霑、林夕,罗大佑、李宗盛、方文山,他们那些文化艺术非常强烈的歌词,就像是中国古代的宋词一样,让人光是看着这些文字,就是浮想联翩,思绪翻飞。有不少人觉得歌词创作也是不错的行业,加上无数人都受到过港台音乐的熏陶,对于流行音乐的热爱,让无数人,都有了进行歌词创作的想法。当网络流行音乐的大潮开始兴起的时候,网络上涌现出了一大批的网络音乐人。这些人,许多都受到了周杰伦等流行先锋的熏陶,创作出了不少煽情的网络音乐。

在诗歌逐渐被边缘化的今天,歌词几乎变成大众能够接触到的唯一诗体文学,如乐可唱,离乐可诵。歌词最重要的就是讲究语言的通俗易懂,简单流畅,让人一读到就会产生共鸣。而诗歌却是语言的另一种升华,你可以读不懂它,但是能感觉到它。歌词和诗歌一样讲究内涵,没有内涵的歌词就是一副枯骨,毫无血色。

歌曲作为一种文化形态,或者说作为一种艺术形式,覆盖面很广,被人们喜欢,可以说“无处不飞歌,无处不歌唱”。特别是年轻人更喜欢歌曲,他们不但爱唱歌,而且还要自己写歌。歌词创作很复杂,也很吃功,有的人写了许多年,也没弄懂歌词是什么。也许有太多的人将流行歌曲与古典诗词联系在一起,会觉得那是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但是,古典诗词与现代流行歌曲的歌词创作,其实是一种同源而不可磨灭的关系。流行歌曲对古典诗词的精华加以借鉴,从遣词造句主题营造以及铺陈、情感把握方面为现代流行歌曲的词作者们提供了很多的思路和借鉴。

当今歌词的鼎盛,由于党和国家的关注和人民的喜爱,当代歌词取得了巨大成就。唱时代心声,抒人民心绪。

歌词是诗歌的另一种表达形式,如何精准用词,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就的,而是长期不间断的日积月累而成的,诗圣杜甫的“读书破万卷,下笔如在神”便是对精准用词最好的表白。唯有破万卷书,行万里路,才能顺手拈来,这是歌词创作者必备的一个基本素养:饱读诗书,见多识广。歌词创作的创作源头:源于生活。歌词创作的表现格式:流于格式。歌词创作的终极呈现:止于艺术修养。

用形象说话,歌词的语言是十分凝练的,它能给人以美感和启迪。歌词作者必须要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提高驾驭文字的能力,学会并运用好形象而凝练的语言。凡是文学作品都是表达某种思想情感的,如爱情、美丑、善恶,文学作品必须泾渭分明,含糊不得。歌词与诗歌一样,是感情的高度浓缩,是思想燃烧的火花。所以,歌词不是表示一般的思想情感,而是表达强烈的思想感情。作为一个歌词作者如果在生活中找到了灵感,就要通过感情的酝酿,在心底里储备并喷发出来,小如电光火花,大如雷鸣电闪,这一点跟诗歌是一样的。下面以拙作《国画》为例来讲解一下,同时去QQ音乐搜索欣赏。

歌词与诗歌最大的区别就是能不能入乐,能入乐的是歌词,不能入乐的是诗。所谓的时间艺术、听觉艺术。歌词创作是个人对生活、对社会、对爱情、对命运的一种表露,抒发个人情绪,具有独特的个性,贴近生活、贴近人生、贴近心灵。

歌词是听觉艺术,其特性在于接受瞬间。歌词要通俗但不可庸俗,谱曲后要唱出世态、人情、气质和风采。歌词创作一定要有情绪,要有态度,也一定要有性格等特征,更是创作者的“精气神”。要设定的某个故事、某种情绪,或者某个事件,某段历史,某种态度,某个见解或观点,甚至的表达动机等等。歌词的最高境界,就是让受众者听不出“技巧”,听不出“刻意”。

当今歌坛上,很多专业词人并未受过很专业的诗歌训练,没有高深的文学修养,是造成歌词立意肤浅、内容空泛的主要原因。高晓松的话很值得思考:“作词需要深厚的中文修养,尤其是很多词人对古汉语的了解不多却强行追求古典语境,于是写出一些文不文白不白的作品也就在所难免。”

早在两千多年前,我国古代乐论《乐记》就提出了“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的观点,并描述了音乐表达衷心、乐心、喜心、怒心、敬心、爱心等六种不同的心情的不同方式。歌词是作者抒发心怀的文字表述,具有情感性,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歌词就是一首歌的情感灵魂的载体。

歌词作者要热爱生活,体验生活,善于观察生活,还要有一定的乐理知识。简单动人的歌词要充满匪夷所思的意象。必须先多阅览一些优秀的文学性很强的书籍,加强文学修养和文字功底,为歌词创作做好准备。良好的文学修养和扎实的文字功底必然会给歌词创作锦上添花。歌词犹如诗歌,看起来短小精悍。所以它的思想内容要求更加凝练,集中。所以,歌词创作切忌过于随心所欲,词不达意,意象混乱,主体不明。整首歌曲,会给人很松散,没骨架的感觉。歌词风格多种多样,一般常见的有古风和流行的。古风歌词,唯美;流行歌词,通俗明了,朗朗上口,简单好唱。

文艺创作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文艺观、道德观。歌词是一门语言的艺术,在诸多艺术形式中,与时代关系最直接、最密切、最能及时反映大众精神面貌,说它是一面时代的镜子,歌词创作作为文艺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生动具体的诗意抒写,经由与旋律、曲调的结合,感染人们,打动人心,让我们的精神境界在歌曲所创造的艺术氛围中得以提升。一首好歌词,应该语言生动形象,让人一听即懂,又有丰富的内涵。

歌词是一种格律诗。出于歌唱的需要,它必须具备简短、上口、易记、针对性强、句式及分段整齐、富有旋律感的形式;以小见大、浅而不薄、淡而有味的内容等一些显著特点。好的歌词是通过一些很小的现象来反映一个深刻的主题。它通过朴实无华的语言、巧妙的构思给予作品以最大的张力,使作品的内涵更为丰富、意境更为隽永。

在创作中,要善于将别人的情感经历化为自己的人生感悟和情感体验,要以自己的文字激起他人的共鸣。真情实感来源于生活,善于总结把来自于灵感碎片拼接成器。无论题材大小,要注意细节作为写实否则就容易写空,用细节表达情感,让真情流露。

究竟诗和歌词有什么不同?现代诗歌与流行歌词确实有许多相通之处,二者都从很多方面突破了传统格律的限制,形式和内容都更自由。从本质上讲,歌词也具有诗所具有的艺术特质、表现技法和情感特征,但它和诗之间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歌词为了能够配上曲子唱,在结构、语言、韵律等方面要受到音乐旋律的影响和制约,同时它又反过来制约和影响着旋律。所以,流行歌词相对于现代诗歌而言,自由度要小很多,不能随心所欲,海阔天空地写。而且语言要求通俗易懂,尽量避免谐音产生“畸意”

诗歌创作的经验也能给歌词创作以很大的帮助,其中最显著的就是成功诗歌的创作能使一个人的文笔更精练、更准确、更富表现力,这些对歌词创作都会有极大的促进作用。歌词中的故事要巧妙的讲述,人物的形象要细致刻画,以及巧妙地表达内在的情感,要学会为自己的词设想一种旋律进行,并在此基础上创作歌词。以拙作《金花银花都好看》为例讲解,各位可以去QQ音乐搜索试听。

歌词创作中,重视意象的选取、组合及塑造,可有助于打开歌词创作的突破口,增加作品的美感,提升作品的意境,丰富作品的意蕴。但有一点值得我们在创作中多加体会,那就是意象的塑造。所谓意象,是指客观物象经过创作主体独特的情感活动而创造出来的一种艺术形象。意象,其实就是寓“意”之“象”,将主观的“意”和客观的“象”结合,成为融入作者思想感情的“物象”,是赋予某种特殊含义和文学意味的具体形象。因此,我们要善于捕捉生活中可听、可看、可触摸且与自己想要表达的情感有关联的物象,试着融入内心,找到物象与情感的契合点,形成意象,构成行文的线索,有助于我们撬开歌词创作的美感之门。

在歌词创作中,要注意语言规范的问题。一是要按照汉语语法的要求,二是要用词搭配合理,三是要符合生活常识。歌词强调口语化,因为诗是用来读和想的,歌词与音乐结合,是用来听和唱的。选材要严,开掘要深,选一个好角度切入题材,就像一束光,它会照亮整个作品。

歌词要让别人感动,必须要先感动自己,如果连自己都感动不了,何谈去感动别人。这就要求我们歌词作者对生活的感悟和体验必须要深入,这就是为什么许多的词曲作家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下去采风的原因。要善于发现和积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把自己融入生活,对生活要有一颗敏感而多情的心。只有用真实、饱满的情感直叩读者心扉,歌词才具有内在的魅力,情感的张力。何谓“真情实感”?即在字词句中自然地表达内心对社会、人生、生活的真实感受,使感情的流露给人以真实感、真诚感,而非虚情假意。

总有那么一些故事,特别煽情,感天动地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因为情绪是会“传染”的,就像你看见别人打哈欠,你也会打哈欠一样。把抽象的情绪变成具象可感的画面,增强引导情感的力度,通过比喻的修辞手法,会触动内心隐藏的情感,让真情流露用文字表达。以小见大,要注重选择细节,选择跟情感有关的细节,也就是要写出某种情感下,人物产生的一系列反应。所以说,诗人要晋级为词人必须要学习这些专业知识。

情感是歌词的魂,有了魂,作品才能鲜活感人。写自己熟悉的人、亲身经历的事,从中挖掘人性的,洞察世间的假恶丑,同时融入自己对生活的思考,表明自己的态度,即赞扬什么、歌颂什么、批评什么、摒弃什么等等。抒情不是空洞的,得依托人、事、物,并通过记叙、描写或议论等方式来综合表达。抒情方式可分为直接抒情和间接抒情两种。直接抒情就是我们常说的直抒胸臆,即用感叹的方式直接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间接抒情则是通过描写或记叙人、事、景、物,从侧面表达自己的情感,寓情于景、触景生情、睹物生情、咏物言志等写作手法都属于间接抒情的范畴。以拙作《拥有》为例,QQ音乐搜索试听。

意大利的达·芬奇说过——作为作家的他说过,写人,是容易的。描写人的心灵,则是艰难的,因为心灵应该是通过人的姿态和动作去表现。我们要通过事件、细节来表达我们的情感,最重要的是细节描写。细节决定成败,要想把歌词写好,必须要有捕捉生活细节的眼光,必须要有描写生活细节的意识,必须要有刻画生活微小之处的笔力。这三个方面相辅相成,相互照应。有时候,往往就是在看似漫长而平淡的事件发展中,偏偏容易出现那些微小至极的,不容易被人察觉的感人细节,如果我们没有捕捉到,那这个事情就不好写了。但如果我们捕捉到了,那我们就可以把这些小的,细微的,当作大的来写,让这些一个一个的微小亮点,去照亮整个事件或者人物的全面,成为歌词体格上的珍珠项链,让它顺理成章,顺其自然地出现在我们的字里行间,在我们的文字中奕奕闪光。

感情是丰富多样的,不是单一的,哀愁和喜悦,赞美与遗憾,往往同时共存于一身。我们在自己的作品里,要尽量表现它的丰富多样。比喻和隐喻是歌词的常见修辞手法,能够给故事增加层次和深度。善于使用比喻和隐喻,将故事中的情感和思想更加深入地传递给受众者。只有自己的真情之作才能感动读者,引起读者思想感情上的共鸣。

巴尔扎克说:“只有细节才能组成作品的价值。”人们常说于细微处见精神,细节描写渗透在对人物、景物或场面描写之中,它往往用极精彩的文字将人物的和假恶丑和盘托出,也将作者的情感推向极处。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上说过:“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这里的“真景物”就是典型的景物,而典型的景物往往是景情交融的,这种景与情的结合往往能增强歌词的感染力。

中国文字浩如烟海,“遣词”的意思应为:正确恰当地运用词语,即为词语找到正确位置或在某一位置正确选择词语;“造句”的意思应为:把词组织成通顺的句子。通过揣摩用法的不同,找出二者的差异,我们就可以通过遣词造句来发现词语在搭配对象、词性和句能等方面的差别。

多读书,读杂书,什么书都看一看才能增长自己的阅历,见多识广才能触类旁通。运用词语组织句子,一个简单完整的句子为主谓宾、若失去定状补肯定显得苍白无力,在主干的基础上适当添加一些富有内涵的修饰成分,那么则会让句子的意义变得具体而又生动了。

歌词创作要一字一句地推敲琢磨,逐字逐句仔细推敲。词语和句式的选择,如叠字、动词、拟声词、形容词、量词,以及整句、散句、长句、短句的组合,在一首歌词中,每一个句子都由词和词组成,每一个段落都由句子组成,一首歌词由几个段落组成。所以在字、词、句、段中,句子是重要的纽带和重要的环节,句子教学非常重要。只有积累一定数量的好词好句,善于遣词造句写出来的东西才有深情,才有色彩,否则是过不了语言关的。

抓住关键词和特殊句型是欣赏句子的常用方法,从艺术手法角度赏析,艺术手法是作者在创作中为塑造艺术形象、表达审美感受而采用的各种具体表现手段,如衬托、对比、借景抒情、联想、想象、象征等。常用修辞手法的语言功能有生动活泼、节奏和谐、增强气势、幽默等,使句子表达的意思更加生动形象。

歌词语言文字运用,主要包括语言解码能力、信息整理能力、信息转化能力、应用写作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形象思维能力、抽象思维能力、归纳概括能力、演绎推理能力。

所谓语感,就是要主题鲜明突出,思维连贯通达,结构紧凑合理,语言生动有趣,读起来酣畅淋漓,如鱼得水,给人一种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感觉。在预定的目标和框架下,要做到思路清晰、叙述有序、内容合理、情节连贯、表达自然,语气顺畅,落笔一气呵成。

著名作家车尔尼雪夫斯基说过,灵感是一个不喜欢拜访懒汉的客人。在构思创作的过程中,如果遇到某些东西缺失,或者需要补充一些材料,千万不要放下来,而是留出空格,等全部写完之后再想办法去补充和完善。千万不能中途停顿,否则就会使写作思路受阻,使写作语气不顺畅。我们在创作的过程中,要远离手机、网络和电视等电子产品的干扰。试想一下,如果你正在酝酿创作,突然手机一响,拿起来一看,原来是条短信或者微信,你回了短信或微信,写作思路也瞬间被打断,思绪受阻,刚才脑子里冒出来的词语或念头也一闪而过,不知踪影,那就得不偿失。

当确定标题后,要围绕这个中心思想来思考,反复琢磨思考能在脑海中快速组织素材、先将可以写的材料归类分组,帮助自己梳理观点。用金字塔原则,检查搭建起来的框架的层次结构,是否够规范,打腹稿,在心里想好一二三提笔就写,一气呵成。

当主题选择好后,一般而言我们在创作之前就要分析和收集素材,主题就是你要表达的观点和论点,要围绕主题展开素材的积累以及相关论点的描述进行创作。一首歌词当你确定好要写哪方面的主题时,你就要去思考这个主题你打算从哪些方面去写,也就是说,你想通过哪些观点去讲述你的主题。在毫无头绪中产生想法,在众多想法中寻找思绪,根据生成的观点,组织要写的观点,观点形成段落,再将段落形成作品。诗人、词人都要做到这一点!

因为人的思维相当快,而我们记录的速度跟不上思维,就会产生断档——本来顺畅的情节就会中断。当一口气写出来的歌词作品,经过润色,绝对比冥思苦想的东西还要好。其实,歌词写作“写”是记录思维,“作”是整理思维,创作,就是记录思维到整理思维的过程。

人学始知道,不学非自然。学习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学习的真正目的在于明理、修身、养性、致用,在于增长知识成就事业。读好书首选经典名著。经典名著是人类灿烂文明的沉淀,是智慧在时光中的穿梭。它包括历史经典、文学经典、哲学经典、伦理经典等多方面内容,通过研读历史经典,看成败、明是非、知兴替,增长智慧;通过研读文学经典陶冶情操、增长才情;通过读哲学经典改进思维、把握规律、强化思辨;通过读伦理经典懂荣辱、辨善恶,健全人格。所以,经典名著是我们的必读书籍。

阅读中,把书本上别人的理论变成自己的需要思考,知其言更知其意需要思考,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也要思考,读书就是一个不断思考认知的过程。平时,要培养思考的意识,养成带着问题读,边读边思考,读完再思考的习惯。还要加强理论与实践的联系。耳闻之不如目见之,目见之不如足践之。要充分开动脑筋,联系实际,利用知识的积累,透过现象看本质,洞察客观事物的发展规律,从而形成正确的理论方法体系,诗歌和歌词创作怡然。

一个人的生活阅历是不是丰富,往往与其年龄密切相关。通常情况下,我们每天都在经历一些事情,每天都会对发生的事情进行思考,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经历的人和事就越来越多,获得的经验和教训也就越来越多,对一些事物的看法逐渐由浅入深、由表及里。这时我们的阅历就会日趋丰富,不过并不是绝对的。有的人年龄虽然不大,但却走过很多地方,经过诸多历练,体验过各种身份和角色,经历过复杂岗位的锻炼和艰苦生活的磨砺,这种经历同样可以让他拥有丰富的阅历。古人云: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人既然不能随意拉长生命的长度,那么要想增加自己的阅历,就要努力拓宽生命的宽度。具体来说就是要深入生活,深入实践,多接触社会,多了解人生,加深对国情、社情的体察和认识,既读有字之书,也读无字之书。

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强调“学”与“思”二者不可偏废,只学不思,会迷茫无知,不得其解;“思”离开“学”,则眼高手低,流于空想。王船山曾把学思割裂的人称为“敏断之士”和“纯固之士”,前者自恃聪明,但根柢不深,后者埋头苦学,却不知变通。可见,只有学思并进,才能获得正确的认识。王国维先生引哲学入文学研究,陈寅恪先生的“诗史互证”,都是学科之间相互激荡后的杰出产物——说到底,在中国传统学问里,本不存在精细学科划分的概念,广泛阅读以汲取营养亦是理所应当之事。

当生活中遇到任何困难的时候,你都可以向书本求助,它永远不会背弃你。只有推理论事,才能触类旁通。

诗是一种阐述心灵的文学体裁,而诗人则需要掌握成熟的艺术技巧,并按照一定的音节、声调和韵律的要求,用凝练的语言、充沛的情感以及丰富的意象来高度集中地表现社会生活和人类精神世界。

很多人认为写词易如反掌?准确答案是难于登天。歌词的作用是“表达”。你可能用歌词来输出一些观点,可能用歌词来倾诉情感,可能用歌词来讲述一个故事。最终观众或喜或悲或深思。这就是词作的意义。没有诗歌创作的熟练技法,很难达到受众群体共鸣的效果。下面我们来解读欣赏拙作《格桑姑娘》,QQ音乐搜索试听。

优秀的歌词可能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词与诗的区别,则在于词会受到韵律与格式的限制。现代诗可以流动得像风一样,但是歌词就必须遵守旋律的格式。如果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那么歌词就是流动的诗歌。但是,歌词与诗和其他文学类作品存在着大量共通的部分。一位优秀的文学家或者诗人,也有可能是一位优秀的词作家。

时代在发展,艺术在进步,传统要继承但绝不能墨守成规。如果一位诗人能熟知艺术歌曲在歌词上的需求特点,同时也有意愿把自己的诗歌变成歌曲,他在写作时一定会为后来作曲家的创作留出空间。诗歌的留白与歌词的空间其实是一个道理,没有诗歌基础的人是很难达到这一境界的,唯恐写得不够丰满,这一错误认知只能暴露缺乏诗歌写作基础。

“诗言志、词调情”,现代诗同样承担着这样的功能。平仄格律的限制,也仅仅是相对于古诗中的近体格律诗而言。当代诗歌和中国古诗词最大差别在于文言文和白话文的语言基础。歌词作家必须要懂得这些,否则,写出来的东西不是打油诗就是顺口溜。

小说是影视剧的母本,小说更多的是集结了作家本人对世界的观察与思考,是作家本人价值观的一次输出,是带着作家自身人生体验和哲学思考的。讲了一个好故事,文学艺术跟影视艺术在第一点上是相同的,在第二点上完全不同,因为各自的载体不同,一个用文字,一个用声音和图像。只有好故事才能最有效最直接地把二者连接起来。故事性越强的小说,越适合被改编成影视作品。所谓的故事性强,会展现在人物、事件的冲突,矛盾的升级,事件的转折和发展、故事的起伏与、一些强有力的包袱……

现代诗歌与歌词有许多相同之处,二者很多突破了传统格律限制,形式和内容都比较自由。从本质上讲,歌词具有诗所具有的艺术特质、表现技法和情感特征,但是、它和诗之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主要原因在于歌词为了能够配上曲子唱,在结构、语言、韵律等方面要受到音乐旋律的制约,不能随心所欲,海阔天空地写,语言要通俗易懂。歌词与现代诗同出一源,所以,写好诗歌是创作歌词的基础。诗歌有别于其他文体的最大特点有三:语言精练且富有韵律,表现手法更有力度,结构更加严谨。诗歌在相对较小的篇幅内要有动人的表现力,歌词也一样,诗人要晋级为词人必须要明白这个道理。综上所述,写好诗才能写好词,我们通过学习诗词写作这些技巧,在未来创作的道路上不断学习和进取,取长补短更要扬长避短。在学习的道路上没有止境,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作者简介:王德清,中国音乐金钟奖获得者、四川音乐学院专业创作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理事、中国音协主办《歌曲》杂志2017年第十一期封二人物介绍。2019年担纲创作成都市广播电视台“星视之光、爱满天下”春节联欢晚会整台原创歌曲作品,曾有300余首作品发表在《歌曲》 《词刊》等杂志上,其中数十首作品在中央电视台及各省市地方电视台展播。主要作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九届残运会暨第六届特奥会主题歌《温暖》、第八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生命之花》、2014“中国梦”全国原创歌曲征歌优秀作品《中国我爱你》《中国》《国画》 《让阳光生长》《花城姑娘》 《看未来》等。

小说的整体框架是很重要的,以及故事的完整度是非常重要的。只要你的框架足够吸引人,那么成为影视改编的蓝本就很有可能。另外一种就是作品有名,为了你的名气,我强行买你,至于内核,我只要你的框架。有了框架就够了。

比如说《红楼梦》因为是名著,有很大的影响力,改编后的电视剧实属一般。《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不但影响力大,而且故事非常好等等。

好的诗歌一定是打动读者心扉的,一定会引起读者共鸣的那种。好的诗歌也一定会是赏心悦目的,读者看了一定会受到感官刺激,如同自己亲身经历。好的诗歌一定是有灵魂的。有灵魂才能打动读者,才能震撼人心,才能给人以启发,给人以无穷的力量。

《玫瑰玫瑰我爱你》是知名的国语歌曲,1940年《天涯歌女》插曲。作词吴村,作曲陈歌辛。旋律轻松明快,奔放昂扬,将城市情怀和民族音调巧妙地汇成一体;歌词形象鲜明,诗意盎然,表现了“风雨摧不毁并蒂连理”的情怀。其原唱者为上世纪30—40年代上海滩著名歌星姚莉。后在、香港等地又被多名歌手翻唱。1951年4月6日,美国歌星弗兰基·莱恩将其翻唱,在美国迅速走红,一度高居排行榜第三名。另有同名电影。

《玫瑰玫瑰我爱你》旋律轻松明快,奔放昂扬,将城市情怀和民族音调巧妙地汇成一体;歌词形象鲜明,诗意盎然,表现了“风雨摧不毁并蒂连理”的情怀。它在四十年代走红上海滩,走红全国。及后又飘出国门到海外。在被FrankieLaine翻唱成Rose, Rose I Love You之后,1951年登上了全美音乐流行排行榜的榜首,在国外流行至今,是第一首在国际上广泛流行和产生重大影响的中国歌曲,极少有其他中文流行歌曲能做到这点。很多场合,这首歌曲和《夜上海》都成为了旧上海的一个标志。《玫瑰玫瑰我爱你》被称为中国流行音乐最伟大的作品之一。这首歌曲无论是作曲者陈歌辛还是原唱者姚莉,都位于中国流行歌曲史上最最闪耀的巨星之列。

我们在写歌词的时候,篇幅不要太长,每一节的句子不要过多,而一个句子的字数也不要太多。词不必写太满,多留一点余地给音乐,这是多数曲作家的共同要求。歌曲是人们内心感情的抒发,是唱出来引起大家产生共鸣的东西。所以歌词的语言不要太过于生僻、深奥,让大家都难以理解,但也不可以缺少文学品味,不能太过于空洞俗气。著名词作家乔羽曾经讲过“好的歌词是一首好诗,而一首好诗不一定是一首好歌词”。

歌词的节奏韵律对曲调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节奏是旋律的依托。一段朗朗上口、顿挫有序并富有意境的词搭配起曲来就自然生动,可以转换成多种样式的旋律。写词的时候一定要把开头写好,写得生动富有情感,让谱曲的人产生共鸣,使之有谱下去的冲动。意境特别重要,古人所写的诗歌就非常富有意境,而且诗歌还和曲一样对韵律有着很高的要求,所以二者之间存在着很多的相同之处,比如说唐诗、宋词、元曲在各个朝代的发展,其实就是在前者的借鉴上发展起来的。

听说,现在中国每天生产的诗词量,就相当于一部全唐诗。这固然是好事,其数量可以证明中国当代诗词正在蓬勃发展。但是,这每天上万首的作品,又有多少是符合诗词格律的?又有多少艺术水准是上乘的?又有几首能流传于世?那怎么样才能称得上是一首好的诗词呢?歌词是非常简单易懂的,人们只要读一遍就知道大概意思,从而产生心灵上的共鸣。诗歌相对于白话文来说富有了意境,有些虽然读不懂,但是我们可以懂它的旋律,从而产生自我想象。所以我们在作词的时候,要简要明了,但又要保留受众群体的想象空间。

这些年,民间诗歌组织、官方诗歌协会、新诗会员团体的兴盛,国际诗歌周的举办等等,最近人们对现代诗歌的关注度很高,那到底怎样的诗才是好诗?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社会文明程度的提升,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乐意用诗歌直抒胸臆,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人人都可以成为诗人。不同职业、不同年龄段的诗人群体,杂乱无章地涂抹出新时代文化小康的绚丽色彩,让文艺的天空无比灿烂。

朦胧诗是中国20世纪70年代诞生于诗坛,80年代走向鼎盛的,以北岛、舒婷、顾城等人为代表的一群青年诗人及其作品。它是不同于当时以颂歌和战歌为基本范式的流行诗歌,朦胧诗的艺术风格较为别致,诗人们采用了一些与传统新诗不同的表现手段和方法技巧,其作品以强烈的个人情感取代了社会和集体的本质。与传统颂歌对社会和集体的高度赞扬不同,朦胧诗更注重于诗人的自我表现和自我价值,其社会价值的实现离不开个人的精神满足。朦胧诗的出现是中国当代新诗在一个非常特殊的历史阶段中出现的一种特殊的形式。

对比当代诗歌,朦胧诗大胆地抛弃其那种直白、滥情的写作方式。朦胧诗之所以称之为朦胧,他们的诗歌是迷惘感伤的,但是在这种迷惘感伤中,却又构筑出他们独有的诗歌世界以及审美主体。

朦胧诗在创作时大量运用隐喻、暗示、同感等创作手段,意象的多种组合,时空的颠倒,并且将诗歌作者本身复杂多层次的情感融入其中,使得诗歌的内涵丰富,想象瑰丽。这种创作方式,直接打破了现代诗歌那种僵化的模式,不再是直白的描述,主观情感的加入,使得诗歌更加具有代表性,具有现代主义的色彩。

朦胧诗的出现,其实不仅仅是诗歌内容上的变化,也为诗歌的审美提供了全新的面貌。朦胧诗之所以为朦胧就在于其采用了一种象征的写作手法,不再是之前那种直接的现实主义写作方式,而是具有一种抽象性。

朦胧诗由写实变为写意、由具体变为抽象、由直白变为模糊。这种变化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不再过多的注重于一个场景、一个过程的描写,而且没有过分的将因素参杂其中。为阅读者塑造了一个多变、复杂、曲折、抽象的文学主观情感世界。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文化,每一个诗人、作家都生活在他们特定的时代之中。朦胧诗具有的含蓄、蕴藉之美而被后代所喜爱,它是中国新诗发展史上的一个闪光点,其艺术力量的体现是无法阻挡的。以拙作《百鸟朝凤》为例,这个作品就是用朦胧诗的写作手法创作的,我们去QQ音乐搜索欣赏一下。

作为一个诗歌流派,朦胧诗人们在艺术主张和创作成果上以各自独立的形态呈现。唯一体现出这个诗群共性的地方就是,诗人在有限的创作篇幅内,极尽全力向接受者传达无穷的暗示和体悟,这种表达方式不是简单直接、明了果断的,它往往借助于一些不合常规的意象,采取一种甚至是几种组合后的艺术创作手法,以“言之无物,读之有味”的美学原则,营造某种氛围或者构建某类情绪,使接受者分明感受到自己情感被感染。

朦胧诗人的艺术手法主要体现为象征化、意象化、立体化的特征。人们在意象的选择方面,常常把自己的生命意志融汇之中,以期达到物我同一的境界并以此寄托诗人自己漂泊不定的想象,展现无穷无尽的暗指性,表达多层主题,多层感情和多层思绪。其次,他们诗歌的结构模式打破传统创作的表现技巧,大胆借用各种各样的艺术创作形式,尤其推崇浪漫主义诗歌中激愤而又渗透理性思考的表达形式。

诗人作为人民群众的发言人,诗歌表达中的人是没有自我个性的“我”。朦胧诗人渴望在这种自卫又自娱的方式中抒写他们复杂混乱的思想感情,从而缓解沉痛和苦难的内心。无论是在语词新意义上的挖掘还是在诗歌表现视觉上,他们都更加注重人的普遍性价值和自我心灵探险的独特性,追求生活溶解在个体意识中的形态,塑造出个人的自我表达世界。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诗歌发展出现了一个低谷,所谓低谷并不是说写诗歌的人少了,而是写诗的人越来越多了,主要的是读者群体的减少,这意味着诗歌创作仅仅是诗人个体的性情抒发,读诗歌的群体也局限于诗人群体和学者们。诗歌陷入孤独,诗人陷入自我欣赏。由于网络的出现,诗的展示平台更多元化、个人化和自由化。诗坛的激烈论战以及网络诗歌的崛起,把诗坛搅得翻天覆地。然而,诗歌的面目和未来,却越来越黯然了。

中国诗歌陷入迷茫和困境,其原因是瀪而不容,昌而未盛。意象杂乱、题材雷同,主观意念排挤、语言匮乏平庸。新世纪诗歌被边缘化到了几近“死亡”的程度,其证据确凿:一九九七年五大城市里“只有百分之三点七的市民说诗歌是他们最喜欢的一种文学作品”,诗歌已“是受欢迎程度最低的一种文学作品类型”。而至市场化程度日深的新世纪,江苏一位中学教师课前提问,让喜欢诗的同学举手,结果只有两个女同学,记者在北京街头对中学生随机采访,在被调查的五人中,特别喜欢诗歌的没有,根本不感兴趣的两人。可见,诗歌在老百姓精神生活中的重要性已不复存在,它似乎成了可有可无的点缀,即便作品数量再多也只能算是无效的写作。

新世纪诗坛,有很多诗歌的发生不是因为生命的感动和颤栗以及生活的触发与召唤,而是书本和知识,是由于刺激好玩、发表方便和各种奖项与稿费的。他们的作品看上去也像模像样,也不无细节的营造、情绪的起伏,有时技巧打磨得煞是圆熟,能够唬住很多缺少经验的读者;可仔细品味就会发现它们无关生活、生命、灵魂与情绪,匠气世故,四平八稳,是地地道道的“网上建筑”、“纸上建筑”,或者说是充满“为赋新诗”色彩的伪抒情,没有走心、走脑的集体仿写,和“假大空”同样令人生厌的“假小空”,是对生活和生命本质更深层的偏离。

常常混淆生活真实和艺术真实的关系,误把真情实感的流露当做最高的境界,缺少把实情转换、上升为诗情的意识和能力,在构思、谋篇、语言上缺乏锤炼和节制,结构臃肿,叙事啰嗦,想象力弱,有时甚至把诗降格为一种无难度写作。这种技术滞后倾向在打工诗歌、底层写作、地震诗歌、介入性诗歌那里,都是一个共性的存在。它们那种真切的细节、强烈的现场感、生命的痛楚与酸涩,常常伴着不会拐弯抹角的语言和抒情方式,直接推到读者面前,让人猝不及防地被击中,生出缕缕疼痛和怜悯。可就是缺少那么一点点儿回味的余地,生活情境未经剪裁、构思直接搬入诗歌的空间,事态、词汇间过于连贯的线性思维结构,没有节制和跳跃的细碎叙述,驱走了诗歌固有的凝练、精美,韵味不足。对“物”的本质的偏离与误读,和艺术标准大幅度攀升的语境下技术水准下滑、滞后造成的形式飘移与牵拉,使新世纪的诗歌才现出了步履凌乱的窘态。

当今诗歌创作依然活跃,主要分为旧体诗词创作和新诗创作。整体而言精品难见,暴露出很多问题。一方面从西方“拿来”和“借鉴”,另一方面还注意将新诗与古典诗歌两相融合,使其呈现出一种渐进的成熟性。

诗歌自古具有音乐性,歌词借助音乐传播了诗歌。中国当代流行歌词发源于古典诗词和现代诗歌。流行歌曲已经成为现如今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论你喜欢或是不喜欢,它都在主动或被动地充斥、渗透在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也不管你接受或者不接受,来自生活的同时也充当着生活的代言,这一点上,它和文学作品相辅相成,异曲同工。诗歌的起源,其实也是与音乐脱不了干系的,可以设想,唐诗也好,宋词也罢,其实也就是那个时代的流行歌曲,确实他们中的很多也很适合而且曾被谱上曲广为传唱。

流行歌曲在写作形式上,仍不可避免地借鉴或套用或模仿了唐诗宋词的语言格式和风格。用古典诗词的形式来创作现代流行歌曲,一方面使得词作上继承了传统诗词语言上的提炼与表达方法上的含蓄内敛,另一方面,在主题表达上也无疑有一个先入为主的捷径,无论是说家国情怀,还是讲儿女情思,古典诗词往往具有将语言与情感一同浓缩,从而增添许多回味无穷的空间和意境悠长的韵味。

从语言表达上来说。固然不少的现代歌词作品都在不同程度上借鉴或引用唐诗宋词这些东西,但生活化的语言已不可避免地成为了现代歌词创作的主流,唐诗宋词会是流行歌词创作中一个不可舍弃的主题,一种取用不尽的源泉,一个无法回避的,从遣词造句,主题营造,以及铺陈方面,都为现代的创作者提供了很多好的思路。以拙作《孔雀东南飞》为例,我们去QQ音乐搜索鉴别欣赏一下。

有才华的音乐人有很多,大都会想到香港的黄霑、林夕,罗大佑、李宗盛、方文山,他们那些文化艺术非常强烈的歌词,就像是中国古代的宋词一样,让人光是看着这些文字,就是浮想联翩,思绪翻飞。有不少人觉得歌词创作也是不错的行业,加上无数人都受到过港台音乐的熏陶,对于流行音乐的热爱,让无数人,都有了进行歌词创作的想法。当网络流行音乐的大潮开始兴起的时候,网络上涌现出了一大批的网络音乐人。这些人,许多都受到了周杰伦等流行先锋的熏陶,创作出了不少煽情的网络音乐。

在诗歌逐渐被边缘化的今天,歌词几乎变成大众能够接触到的唯一诗体文学,如乐可唱,离乐可诵。歌词最重要的就是讲究语言的通俗易懂,简单流畅,让人一读到就会产生共鸣。而诗歌却是语言的另一种升华,你可以读不懂它,但是能感觉到它。歌词和诗歌一样讲究内涵,没有内涵的歌词就是一副枯骨,毫无血色。

歌曲作为一种文化形态,或者说作为一种艺术形式,覆盖面很广,被人们喜欢,可以说“无处不飞歌,无处不歌唱”。特别是年轻人更喜欢歌曲,他们不但爱唱歌,而且还要自己写歌。歌词创作很复杂,也很吃功,有的人写了许多年,也没弄懂歌词是什么。也许有太多的人将流行歌曲与古典诗词联系在一起,会觉得那是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但是,古典诗词与现代流行歌曲的歌词创作,其实是一种同源而不可磨灭的关系。流行歌曲对古典诗词的精华加以借鉴,从遣词造句主题营造以及铺陈、情感把握方面为现代流行歌曲的词作者们提供了很多的思路和借鉴。

当今歌词的鼎盛,由于党和国家的关注和人民的喜爱,当代歌词取得了巨大成就。唱时代心声,抒人民心绪。

歌词是诗歌的另一种表达形式,如何精准用词,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就的,而是长期不间断的日积月累而成的,诗圣杜甫的“读书破万卷,下笔如在神”便是对精准用词最好的表白。唯有破万卷书,行万里路,才能顺手拈来,这是歌词创作者必备的一个基本素养:饱读诗书,见多识广。歌词创作的创作源头:源于生活。歌词创作的表现格式:流于格式。歌词创作的终极呈现:止于艺术修养。

用形象说话,歌词的语言是十分凝练的,它能给人以美感和启迪。歌词作者必须要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提高驾驭文字的能力,学会并运用好形象而凝练的语言。凡是文学作品都是表达某种思想情感的,如爱情、美丑、善恶,文学作品必须泾渭分明,含糊不得。歌词与诗歌一样,是感情的高度浓缩,是思想燃烧的火花。所以,歌词不是表示一般的思想情感,而是表达强烈的思想感情。作为一个歌词作者如果在生活中找到了灵感,就要通过感情的酝酿,在心底里储备并喷发出来,小如电光火花,大如雷鸣电闪,这一点跟诗歌是一样的。下面以拙作《国画》为例来讲解一下,同时去QQ音乐搜索欣赏。

歌词与诗歌最大的区别就是能不能入乐,能入乐的是歌词,不能入乐的是诗。所谓的时间艺术、听觉艺术。歌词创作是个人对生活、对社会、对爱情、对命运的一种表露,抒发个人情绪,具有独特的个性,贴近生活、贴近人生、贴近心灵。

歌词是听觉艺术,其特性在于接受瞬间。歌词要通俗但不可庸俗,谱曲后要唱出世态、人情、气质和风采。歌词创作一定要有情绪,要有态度,也一定要有性格等特征,更是创作者的“精气神”。要设定的某个故事、某种情绪,或者某个事件,某段历史,某种态度,某个见解或观点,甚至的表达动机等等。歌词的最高境界,就是让受众者听不出“技巧”,听不出“刻意”。

当今歌坛上,很多专业词人并未受过很专业的诗歌训练,没有高深的文学修养,是造成歌词立意肤浅、内容空泛的主要原因。高晓松的话很值得思考:“作词需要深厚的中文修养,尤其是很多词人对古汉语的了解不多却强行追求古典语境,于是写出一些文不文白不白的作品也就在所难免。”

早在两千多年前,我国古代乐论《乐记》就提出了“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的观点,并描述了音乐表达衷心、乐心、喜心、怒心、敬心、爱心等六种不同的心情的不同方式。歌词是作者抒发心怀的文字表述,具有情感性,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歌词就是一首歌的情感灵魂的载体。

歌词作者要热爱生活,体验生活,善于观察生活,还要有一定的乐理知识。简单动人的歌词要充满匪夷所思的意象。必须先多阅览一些优秀的文学性很强的书籍,加强文学修养和文字功底,为歌词创作做好准备。良好的文学修养和扎实的文字功底必然会给歌词创作锦上添花。歌词犹如诗歌,看起来短小精悍。所以它的思想内容要求更加凝练,集中。所以,歌词创作切忌过于随心所欲,词不达意,意象混乱,主体不明。整首歌曲,会给人很松散,没骨架的感觉。歌词风格多种多样,一般常见的有古风和流行的。古风歌词,唯美;流行歌词,通俗明了,朗朗上口,简单好唱。

文艺创作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文艺观、道德观。歌词是一门语言的艺术,在诸多艺术形式中,与时代关系最直接、最密切、最能及时反映大众精神面貌,说它是一面时代的镜子,歌词创作作为文艺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生动具体的诗意抒写,经由与旋律、曲调的结合,感染人们,打动人心,让我们的精神境界在歌曲所创造的艺术氛围中得以提升。一首好歌词,应该语言生动形象,让人一听即懂,又有丰富的内涵。

歌词是一种格律诗。出于歌唱的需要,它必须具备简短、上口、易记、针对性强、句式及分段整齐、富有旋律感的形式;以小见大、浅而不薄、淡而有味的内容等一些显著特点。好的歌词是通过一些很小的现象来反映一个深刻的主题。它通过朴实无华的语言、巧妙的构思给予作品以最大的张力,使作品的内涵更为丰富、意境更为隽永。

在创作中,要善于将别人的情感经历化为自己的人生感悟和情感体验,要以自己的文字激起他人的共鸣。真情实感来源于生活,善于总结把来自于灵感碎片拼接成器。无论题材大小,要注意细节作为写实否则就容易写空,用细节表达情感,让真情流露。

究竟诗和歌词有什么不同?现代诗歌与流行歌词确实有许多相通之处,二者都从很多方面突破了传统格律的限制,形式和内容都更自由。从本质上讲,歌词也具有诗所具有的艺术特质、表现技法和情感特征,但它和诗之间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歌词为了能够配上曲子唱,在结构、语言、韵律等方面要受到音乐旋律的影响和制约,同时它又反过来制约和影响着旋律。所以,流行歌词相对于现代诗歌而言,自由度要小很多,不能随心所欲,海阔天空地写。而且语言要求通俗易懂,尽量避免谐音产生“畸意”

诗歌创作的经验也能给歌词创作以很大的帮助,其中最显著的就是成功诗歌的创作能使一个人的文笔更精练、更准确、更富表现力,这些对歌词创作都会有极大的促进作用。歌词中的故事要巧妙的讲述,人物的形象要细致刻画,以及巧妙地表达内在的情感,要学会为自己的词设想一种旋律进行,并在此基础上创作歌词。以拙作《金花银花都好看》为例讲解,各位可以去QQ音乐搜索试听。

歌词创作中,重视意象的选取、组合及塑造,可有助于打开歌词创作的突破口,增加作品的美感,提升作品的意境,丰富作品的意蕴。但有一点值得我们在创作中多加体会,那就是意象的塑造。所谓意象,是指客观物象经过创作主体独特的情感活动而创造出来的一种艺术形象。意象,其实就是寓“意”之“象”,将主观的“意”和客观的“象”结合,成为融入作者思想感情的“物象”,是赋予某种特殊含义和文学意味的具体形象。因此,我们要善于捕捉生活中可听、可看、可触摸且与自己想要表达的情感有关联的物象,试着融入内心,找到物象与情感的契合点,形成意象,构成行文的线索,有助于我们撬开歌词创作的美感之门。

在歌词创作中,要注意语言规范的问题。一是要按照汉语语法的要求,二是要用词搭配合理,三是要符合生活常识。歌词强调口语化,因为诗是用来读和想的,歌词与音乐结合,是用来听和唱的。选材要严,开掘要深,选一个好角度切入题材,就像一束光,它会照亮整个作品。

歌词要让别人感动,必须要先感动自己,如果连自己都感动不了,何谈去感动别人。这就要求我们歌词作者对生活的感悟和体验必须要深入,这就是为什么许多的词曲作家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下去采风的原因。要善于发现和积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把自己融入生活,对生活要有一颗敏感而多情的心。只有用真实、饱满的情感直叩读者心扉,歌词才具有内在的魅力,情感的张力。何谓“真情实感”?即在字词句中自然地表达内心对社会、人生、生活的真实感受,使感情的流露给人以真实感、真诚感,而非虚情假意。

总有那么一些故事,特别煽情,感天动地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因为情绪是会“传染”的,就像你看见别人打哈欠,你也会打哈欠一样。把抽象的情绪变成具象可感的画面,增强引导情感的力度,通过比喻的修辞手法,会触动内心隐藏的情感,让真情流露用文字表达。以小见大,要注重选择细节,选择跟情感有关的细节,也就是要写出某种情感下,人物产生的一系列反应。所以说,诗人要晋级为词人必须要学习这些专业知识。

情感是歌词的魂,有了魂,作品才能鲜活感人。写自己熟悉的人、亲身经历的事,从中挖掘人性的,洞察世间的假恶丑,同时融入自己对生活的思考,表明自己的态度,即赞扬什么、歌颂什么、批评什么、摒弃什么等等。抒情不是空洞的,得依托人、事、物,并通过记叙、描写或议论等方式来综合表达。抒情方式可分为直接抒情和间接抒情两种。直接抒情就是我们常说的直抒胸臆,即用感叹的方式直接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间接抒情则是通过描写或记叙人、事、景、物,从侧面表达自己的情感,寓情于景、触景生情、睹物生情、咏物言志等写作手法都属于间接抒情的范畴。以拙作《拥有》为例,QQ音乐搜索试听。

意大利的达·芬奇说过——作为作家的他说过,写人,是容易的。描写人的心灵,则是艰难的,因为心灵应该是通过人的姿态和动作去表现。我们要通过事件、细节来表达我们的情感,最重要的是细节描写。细节决定成败,要想把歌词写好,必须要有捕捉生活细节的眼光,必须要有描写生活细节的意识,必须要有刻画生活微小之处的笔力。这三个方面相辅相成,相互照应。有时候,往往就是在看似漫长而平淡的事件发展中,偏偏容易出现那些微小至极的,不容易被人察觉的感人细节,如果我们没有捕捉到,那这个事情就不好写了。但如果我们捕捉到了,那我们就可以把这些小的,细微的,当作大的来写,让这些一个一个的微小亮点,去照亮整个事件或者人物的全面,成为歌词体格上的珍珠项链,让它顺理成章,顺其自然地出现在我们的字里行间,在我们的文字中奕奕闪光。

感情是丰富多样的,不是单一的,哀愁和喜悦,赞美与遗憾,往往同时共存于一身。我们在自己的作品里,要尽量表现它的丰富多样。比喻和隐喻是歌词的常见修辞手法,能够给故事增加层次和深度。善于使用比喻和隐喻,将故事中的情感和思想更加深入地传递给受众者。只有自己的真情之作才能感动读者,引起读者思想感情上的共鸣。

巴尔扎克说:“只有细节才能组成作品的价值。”人们常说于细微处见精神,细节描写渗透在对人物、景物或场面描写之中,它往往用极精彩的文字将人物的和假恶丑和盘托出,也将作者的情感推向极处。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上说过:“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这里的“真景物”就是典型的景物,而典型的景物往往是景情交融的,这种景与情的结合往往能增强歌词的感染力。

中国文字浩如烟海,“遣词”的意思应为:正确恰当地运用词语,即为词语找到正确位置或在某一位置正确选择词语;“造句”的意思应为:把词组织成通顺的句子。通过揣摩用法的不同,找出二者的差异,我们就可以通过遣词造句来发现词语在搭配对象、词性和句能等方面的差别。

多读书,读杂书,什么书都看一看才能增长自己的阅历,见多识广才能触类旁通。运用词语组织句子,一个简单完整的句子为主谓宾、若失去定状补肯定显得苍白无力,在主干的基础上适当添加一些富有内涵的修饰成分,那么则会让句子的意义变得具体而又生动了。

歌词创作要一字一句地推敲琢磨,逐字逐句仔细推敲。词语和句式的选择,如叠字、动词、拟声词、形容词、量词,以及整句、散句、长句、短句的组合,在一首歌词中,每一个句子都由词和词组成,每一个段落都由句子组成,一首歌词由几个段落组成。所以在字、词、句、段中,句子是重要的纽带和重要的环节,句子教学非常重要。只有积累一定数量的好词好句,善于遣词造句写出来的东西才有深情,才有色彩,否则是过不了语言关的。

抓住关键词和特殊句型是欣赏句子的常用方法,从艺术手法角度赏析,艺术手法是作者在创作中为塑造艺术形象、表达审美感受而采用的各种具体表现手段,如衬托、对比、借景抒情、联想、想象、象征等。常用修辞手法的语言功能有生动活泼、节奏和谐、增强气势、幽默等,使句子表达的意思更加生动形象。

歌词语言文字运用,主要包括语言解码能力、信息整理能力、信息转化能力、应用写作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形象思维能力、抽象思维能力、归纳概括能力、演绎推理能力。

所谓语感,就是要主题鲜明突出,思维连贯通达,结构紧凑合理,语言生动有趣,读起来酣畅淋漓,如鱼得水,给人一种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感觉。在预定的目标和框架下,要做到思路清晰、叙述有序、内容合理、情节连贯、表达自然,语气顺畅,落笔一气呵成。

著名作家车尔尼雪夫斯基说过,灵感是一个不喜欢拜访懒汉的客人。在构思创作的过程中,如果遇到某些东西缺失,或者需要补充一些材料,千万不要放下来,而是留出空格,等全部写完之后再想办法去补充和完善。千万不能中途停顿,否则就会使写作思路受阻,使写作语气不顺畅。我们在创作的过程中,要远离手机、网络和电视等电子产品的干扰。试想一下,如果你正在酝酿创作,突然手机一响,拿起来一看,原来是条短信或者微信,你回了短信或微信,写作思路也瞬间被打断,思绪受阻,刚才脑子里冒出来的词语或念头也一闪而过,不知踪影,那就得不偿失。

当确定标题后,要围绕这个中心思想来思考,反复琢磨思考能在脑海中快速组织素材、先将可以写的材料归类分组,帮助自己梳理观点。用金字塔原则,检查搭建起来的框架的层次结构,是否够规范,打腹稿,在心里想好一二三提笔就写,一气呵成。

当主题选择好后,一般而言我们在创作之前就要分析和收集素材,主题就是你要表达的观点和论点,要围绕主题展开素材的积累以及相关论点的描述进行创作。一首歌词当你确定好要写哪方面的主题时,你就要去思考这个主题你打算从哪些方面去写,也就是说,你想通过哪些观点去讲述你的主题。在毫无头绪中产生想法,在众多想法中寻找思绪,根据生成的观点,组织要写的观点,观点形成段落,再将段落形成作品。诗人、词人都要做到这一点!

因为人的思维相当快,而我们记录的速度跟不上思维,就会产生断档——本来顺畅的情节就会中断。当一口气写出来的歌词作品,经过润色,绝对比冥思苦想的东西还要好。其实,歌词写作“写”是记录思维,“作”是整理思维,创作,就是记录思维到整理思维的过程。

人学始知道,不学非自然。学习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学习的真正目的在于明理、修身、养性、致用,在于增长知识成就事业。读好书首选经典名著。经典名著是人类灿烂文明的沉淀,是智慧在时光中的穿梭。它包括历史经典、文学经典、哲学经典、伦理经典等多方面内容,通过研读历史经典,看成败、明是非、知兴替,增长智慧;通过研读文学经典陶冶情操、增长才情;通过读哲学经典改进思维、把握规律、强化思辨;通过读伦理经典懂荣辱、辨善恶,健全人格。所以,经典名著是我们的必读书籍。

阅读中,把书本上别人的理论变成自己的需要思考,知其言更知其意需要思考,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也要思考,读书就是一个不断思考认知的过程。平时,要培养思考的意识,养成带着问题读,边读边思考,读完再思考的习惯。还要加强理论与实践的联系。耳闻之不如目见之,目见之不如足践之。要充分开动脑筋,联系实际,利用知识的积累,透过现象看本质,洞察客观事物的发展规律,从而形成正确的理论方法体系,诗歌和歌词创作怡然。

一个人的生活阅历是不是丰富,往往与其年龄密切相关。通常情况下,我们每天都在经历一些事情,每天都会对发生的事情进行思考,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经历的人和事就越来越多,获得的经验和教训也就越来越多,对一些事物的看法逐渐由浅入深、由表及里。这时我们的阅历就会日趋丰富,不过并不是绝对的。有的人年龄虽然不大,但却走过很多地方,经过诸多历练,体验过各种身份和角色,经历过复杂岗位的锻炼和艰苦生活的磨砺,这种经历同样可以让他拥有丰富的阅历。古人云: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人既然不能随意拉长生命的长度,那么要想增加自己的阅历,就要努力拓宽生命的宽度。具体来说就是要深入生活,深入实践,多接触社会,多了解人生,加深对国情、社情的体察和认识,既读有字之书,也读无字之书。

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强调“学”与“思”二者不可偏废,只学不思,会迷茫无知,不得其解;“思”离开“学”,则眼高手低,流于空想。王船山曾把学思割裂的人称为“敏断之士”和“纯固之士”,前者自恃聪明,但根柢不深,后者埋头苦学,却不知变通。可见,只有学思并进,才能获得正确的认识。王国维先生引哲学入文学研究,陈寅恪先生的“诗史互证”,都是学科之间相互激荡后的杰出产物——说到底,在中国传统学问里,本不存在精细学科划分的概念,广泛阅读以汲取营养亦是理所应当之事。

当生活中遇到任何困难的时候,你都可以向书本求助,它永远不会背弃你。只有推理论事,才能触类旁通。

诗是一种阐述心灵的文学体裁,而诗人则需要掌握成熟的艺术技巧,并按照一定的音节、声调和韵律的要求,用凝练的语言、充沛的情感以及丰富的意象来高度集中地表现社会生活和人类精神世界。

很多人认为写词易如反掌?准确答案是难于登天。歌词的作用是“表达”。你可能用歌词来输出一些观点,可能用歌词来倾诉情感,可能用歌词来讲述一个故事。最终观众或喜或悲或深思。这就是词作的意义。没有诗歌创作的熟练技法,很难达到受众群体共鸣的效果。下面我们来解读欣赏拙作《格桑姑娘》,QQ音乐搜索试听。

优秀的歌词可能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词与诗的区别,则在于词会受到韵律与格式的限制。现代诗可以流动得像风一样,但是歌词就必须遵守旋律的格式。如果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那么歌词就是流动的诗歌。但是,歌词与诗和其他文学类作品存在着大量共通的部分。一位优秀的文学家或者诗人,也有可能是一位优秀的词作家。

时代在发展,艺术在进步,传统要继承但绝不能墨守成规。如果一位诗人能熟知艺术歌曲在歌词上的需求特点,同时也有意愿把自己的诗歌变成歌曲,他在写作时一定会为后来作曲家的创作留出空间。诗歌的留白与歌词的空间其实是一个道理,没有诗歌基础的人是很难达到这一境界的,唯恐写得不够丰满,这一错误认知只能暴露缺乏诗歌写作基础。

“诗言志、词调情”,现代诗同样承担着这样的功能。平仄格律的限制,也仅仅是相对于古诗中的近体格律诗而言。当代诗歌和中国古诗词最大差别在于文言文和白话文的语言基础。歌词作家必须要懂得这些,否则,写出来的东西不是打油诗就是顺口溜。

小说是影视剧的母本,小说更多的是集结了作家本人对世界的观察与思考,是作家本人价值观的一次输出,是带着作家自身人生体验和哲学思考的。讲了一个好故事,文学艺术跟影视艺术在第一点上是相同的,在第二点上完全不同,因为各自的载体不同,一个用文字,一个用声音和图像。只有好故事才能最有效最直接地把二者连接起来。故事性越强的小说,越适合被改编成影视作品。所谓的故事性强,会展现在人物、事件的冲突,矛盾的升级,事件的转折和发展、故事的起伏与、一些强有力的包袱……

现代诗歌与歌词有许多相同之处,二者很多突破了传统格律限制,形式和内容都比较自由。从本质上讲,歌词具有诗所具有的艺术特质、表现技法和情感特征,但是、它和诗之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主要原因在于歌词为了能够配上曲子唱,在结构、语言、韵律等方面要受到音乐旋律的制约,不能随心所欲,海阔天空地写,语言要通俗易懂。歌词与现代诗同出一源,所以,写好诗歌是创作歌词的基础。诗歌有别于其他文体的最大特点有三:语言精练且富有韵律,表现手法更有力度,结构更加严谨。诗歌在相对较小的篇幅内要有动人的表现力,歌词也一样,诗人要晋级为词人必须要明白这个道理。综上所述,写好诗才能写好词,我们通过学习诗词写作这些技巧,在未来创作的道路上不断学习和进取,取长补短更要扬长避短。在学习的道路上没有止境,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作者简介:王德清,中国音乐金钟奖获得者、四川音乐学院专业创作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理事、中国音协主办《歌曲》杂志2017年第十一期封二人物介绍。2019年担纲创作成都市广播电视台“星视之光、爱满天下”春节联欢晚会整台原创歌曲作品,曾有300余首作品发表在《歌曲》 《词刊》等杂志上,其中数十首作品在中央电视台及各省市地方电视台展播。主要作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九届残运会暨第六届特奥会主题歌《温暖》、第八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生命之花》、2014“中国梦”全国原创歌曲征歌优秀作品《中国我爱你》《中国》《国画》 《让阳光生长》《花城姑娘》 《看未来》等。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