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qq颓废分组(非主流qq群昵称大全)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寂寞忧(zhuang)伤(b)系列“悲伤的秋天”“寂寞成灰”“天煞孤星”“优雅的颓废”“就是贵族”年轻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经历了人间疾苦早已看破红尘,现在想想就羞红了脸!再起不出那样的网名,听到也会红着脸躲避

神秘系列据说,有一个神秘的人物,他几乎出现过很多人的列表里,他有一个优雅而又不是高贵的网名。“往事随风”这个神秘的男子(女子)的网名对大多数80后90后都是如雷贯耳吧看看其他网友都用过什么羞耻的网名吧,要相信当初不止你一个人是这样的。哈哈哈哈说说你当年用过的网名吧,虽然有些现在想起来很搞笑但也毕竟是青春的回忆呢。

那个酷女人,“音速青年”的女贝司手金·戈登(KimGordon)就是这样,带着朋克的直率,在乐队解散和自己离婚后,为她的自传起了这样一个简单直白的名字。

“音乐的确重要,但是归根到底还是女孩子的长相最重要。这个女孩得镇得住台,得吸引男人的目光,而且要向观众投以她特有的眼神。”

很多著名或不著名的“乐队女孩”,或许她才华横溢,或许她同样有一颗充满“摇滚精神”的心,或许她的努力不比任何人逊色,然而在乐队中,她依然要自觉不自觉地充当这样的角色。

自从上世纪60年代的经典摇滚乐开始,摇滚乐歌词中就充满了对女性的歧视(甚至是敌意),乃至洋洋得意的大男子主义。史上最伟大的摇滚乐歌曲——鲍勃·迪伦的《像一块滚石》从头至尾便是对一个曾经高高在上、养尊处优的富家女,一位“孤傲小姐”和“公主”不遗余力的嘲弄。而“史上最伟大的摇滚乐队”(这个称号有争议,不过至少是最伟大的摇滚乐队中最长寿的一支)“滚石”,“谁愿意再看昨天的报纸,谁愿意再要昨天的女孩”“那个在我拇指下面的女孩”,这样的歌词更是屡见不鲜……细究起来,我们爱过的那些六七十年代的英雄与偶像恐怕很少有人能够幸免。

“宝贝”(baby)在英文中的本意是“婴儿”,是摇滚乐和流行乐歌词中已经司空见惯、被用滥了的字眼。它最初是从20世纪30年代的布鲁斯音乐(摇滚乐的一大重要来源)渗透到白人音乐之中,在布鲁斯里,“爸爸”“妈妈”和“宝贝”都可以用来指爱人,而白人音乐放弃了“爸爸”“妈妈”,只留下“宝贝”。

而在摇滚乐的情歌中,男歌手使用“宝贝”来形容爱人的次数,远远多过女性歌手。这个仿佛具有魔力的字眼好像一下把对方变成了一个被爱怜、被照顾、被看管、被拯救的客体,她可以是可爱的、脆弱的、娇嫩的、纤细的,但不是一个平等的伙伴。

詹尼斯·乔普林、妮可、帕蒂·史密斯、柯妮·拉芙……这些摇滚史上著名的亦是罕见的女主唱们被男性乐手如众星捧月般簇拥(是的,她们依然要依靠男人),她们在舞台上疯狂、失控。她们是奇妙、陌生、异己的能量。人们爱她们,人们崇拜她们,人们花钱去看她们在舞台上疯狂、失控,人们渴望她们奇妙的能量,而当她们做出疯狂的举止或是悲剧性地陨落时,人们也只有兴致勃勃地围观。

摇滚乐队中必不可少的电吉他,被不止一个音乐或文化领域内的研究者视为性的某种延伸。当重金属乐队里的吉他英雄们挺起腰胯,疯狂弹起一阵solo,赢得台下狂热的掌声时,你无疑能感受到那种雄性荷尔蒙的力量。或许正是这样,戈登选择了贝斯,这种低调、不张扬,但又不可或缺的乐器。她说,“我喜欢置身一个软弱的位置,然后让它强大起来。”

在这本《乐队女孩》中,戈登没有用很大的篇幅来描写乐队经历的具体事件,也就是乐迷们经常会津津乐道的那些所谓“段子”。相反,她用近半的篇幅来写她在“音速青年”中的创作,专辑中由她词曲、演唱对她来说意义重大或印象深刻的那些歌。

如今,“音速青年”的音乐,开创性的调弦法、将前卫极端的实验噪音与悦耳旋律结合的能力,乃至对流行文化化腐朽为神奇的挪用、与大厂牌合作却不失独立乐队作风的风骨……这一切对摇滚乐的巨大贡献,已经受到应有的认可,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被捧上神坛。而金·戈登对摇滚乐语汇的扩展至今仍然受到低估。在我心目中,如同卢·里德对非主流惊世骇俗的描写、吉姆·莫里森对人类潜意识的深深发掘,她在“音速青年”中留下的歌曲有着同样的意义,在摇滚乐的星空中闪烁着叛逆高傲的光。(董楠)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